托也哥話:試過你就返唔到轉頭! - 香港高登
[登入]
知世郎
引用
26/09/2022 19:53
近幾年依個傳聞流傳得好犀利,有人話佢真人好似日本個托也哥咁,又有人話佢係偽娘,又有人話佢係人妖,更加有人話佢係非常妖艷嘅女人。但無論如何,嚟得搵佢嘅目的只有一個 --- 專治性無能。

性無能依啲嘢就當然一定唔會亂咁同人講,我都係尋晚同個好兄弟飲大咗之後佢死都話要去叫雞,我先話自己唔得。

大口環:唔係嘛,你講真定講笑?

我:嘻嘻……講笑啫…

大口環:依啲嘢唔係講玩笑!

我:無…無啲咁嘅事,鳩up啫。哈哈哈!

我同大口環小學就識,記得當年小學五年班大家連咩叫扯旗都未知係乜,只係話條啫啫有時會好緊,係佢表哥同我地講依啲就叫扯旗,當時覺得佢好型識好多嘢。

唉……不過依家都唔係想當年嘅時候,係大口環再三追問之下,我都只好坦白,話哂咁多年兄弟。

話說我地都差唔多四張嘢,自從我老婆生咗兩件之後,我對佢愈來愈無feel。起初時,瞞住佢偷偷地去玩都仲ok,但久而久之比人服侍慣咗就更加唔想郁。係到有一次,條囡囡幫我含咗成半個鐘都無反應,仲要加埋冰火都唔得,我就開始覺得自己奶奶地嘢。就係嗰次之後硬係力不從心,直到三個月前開始就無扯起過。
知世郎
引用
26/09/2022 20:29
大口環聽我講完,再三確認我唔係鳩up之後,習慣性咁搖一搖頭,之後㩒咗陣電話先再講:飲杯先,無嘢嘅。

我同佢鏗咗杯,清嘅。本來我對自己扯唔起依件事都無乜諗法,只係覺得好似早咗啲,但係同佢講完之後又覺得好無面。點知佢突然攬住我膞頭又鏗我一杯,再講:掂呀!

大口環:有無聽過托也哥?

我:日本嗰個?死鬼咗啦。

大口環:𠵟……唔好咁大聲。

我唔知佢做乜要鬼鬼鼠鼠咁,佢係我耳邊講:依單堅㗎。

我:有幾堅?

大口環:堅過石堅!

我推開佢講:屌!好撚老套呀。

大口環:依單嘢關乎你下半身……唔係!係下半生幸福。

我:都四張嘢啦,仲想點。

大口環:你咪玩啦,我有個客,六張幾嘢抱埋孫都仲生到。

我:一個半個啫……分分鐘戴咗帽都唔知。

大口環:燊哥七十八都得。

我:屌!你講嚟講去都係啲有錢人。

大口環:你放心呀,錢依方面唔係問題……我屌!你望住我,想唔想重振雄風吪吪聲先?

我:咁梗係想啦。

大口環:咁你唔使講嘢,聽我講就得。

就係咁,今晚我就嚟咗依度搵「托也哥」……
quentin92
引用
26/09/2022 21:30
:O
知世郎
引用
27/09/2022 20:44
時間:晚上11點
區域:內港舊區
地址:某大廈一樓醫務所


當我嚟到大口環所講嘅地點,一棟五層高嘅舊樓前,係非常古老嘅大廈門鐘前我猶豫咗一陣,最後都係㩒咗1樓B。之後對講機發出一把MK妹咁嘅女聲:呀樂先生?

我回答之後,五級樓梯上嘅鐵閘發出「Dee」一聲,我拉開時發現隻鐵閘都幾重下。條樓梯雖然唔長,但係幾斜,一轉彎就見到上面已經開咗門,一個著住粉紅色護士裙嘅女仔對住我揮手講「呀樂,依度。」就係啱啱對講機嘅MK妹把聲,但真人把聲就甜啲。

當我啱啱上到去時,又聽到佢講:你坐陣先,順手山門丫唔該。

唔知咩原因,依間屋嘅設計好似怪怪地,一入去就係一條走廊,左手邊係一個50呎唔夠嘅長方形area,一邊擺咗張舊式木製長櫈,另一邊就一張木椅一個茶几,我坐咗落去都幾迫吓。回頭一望,啱啱門口位嘅右手邊係長啲啲嘅走廊,但係無開燈,黑到睇唔到條走廊有幾深。

我坐咗一陣,見到另一邊長木櫈上個鐘係11:10,見悶悶地就走出露檯嘅時候見到我啱啱坐嘅木椅背面只係用木板隔住,入面都唔大,都係同我依家嘅地方差唔多,右邊放勉強放到張床,左邊係一張檯。咁我無理咁多啦,出到去見到露檯邊上有個煙灰缸就點支煙先。
作為電郵轉發
引用
27/09/2022 20:50
LM
譚仔浸膠龍
引用
27/09/2022 20:57
托也哥條命都返唔都轉頭啦 :-(2fn
Hal_Jordan
引用
27/09/2022 21:00
密sir#adore#
知世郎
引用
28/09/2022 18:38
:O

[???]
無垠
引用
28/09/2022 18:51
留名
知世郎
引用
28/09/2022 19:01
「喂!你仲食煙!」啱啱嘅MK妹聲係後方走廊傳嚟,當我想回頭睇睇時,佢已經嚟到我身邊,仲一手搶走我嘴上嘅煙整熄再講:「會陽痿㗎。」

依一刻我未睇清佢,只係從後見佢髮長及腰,著住好高嘅高踭鞋同我差唔多高,目測估計本身165cm,佢身上嘅香水味濃而不雜,仲帶點清爽。

當我想睇清楚佢係何方神聖嘅時候,佢已經坐咗係張檯後面講:「入嚟啦。」

張檯同我細個時去嘅醫務所一模一樣,檯面玻璃下擺滿卡片,有啲仲變黃甩色,當中最引人注目嘅係一張寫住「Dr‧ZHU」嘅黑色卡片。

我坐定之後先睇清楚係一個化淡妝嘅小妹妹,我估佢25歲左右,但著住件粉經色護士裙睇落就成熟啲,不過都係好普通嘅女仔。佢唔係話好靚但又唔算醜,眼大大個樣都斯斯文文咁,不過當我慢慢望落去面先留意到佢對奶都幾大,條護士裙都差唔多比佢迫爆咁濟[bomb]

「有反應?」唔知佢係咪見我眼甘甘咁𥄫實佢對奶所以咁問,又估唔到佢咁大膽咁直接問啲咁嘅嘢。

「OK啦……」我咁答佢,之後佢無講嘢,只係係Keyboard上係咁打字。咁我又唔係鳩up嘅,我細佬好耐都無咁嘅衝動。真係唔知佢地咩咩葫蘆賣咩藥,唔通又係掛羊頭賣狗肉?但點都好,依個玩法又好似唔錯喎:P
知世郎
引用
28/09/2022 19:31
LM

#good2#
quentin92
引用
28/09/2022 22:16
LM

#good2#



作者都要留名 ? ... [sosad] [sosad]
挪威三文魚腩
引用
28/09/2022 22:32
Lm
文昌雞油飯
引用
28/09/2022 22:42
lm
quentin92
引用
28/09/2022 22:55
lm
不想長大
引用
28/09/2022 22:58
gchi老師
知世郎
引用
30/09/2022 05:50
托也哥條命都返唔都轉頭啦 :-(2fn

其實我嗰日係無嗱嗱諗到依個topic時上網search先知佢去咗
但唔知就係嗰日,絕無不敬,無心抽水#adore#
bog
引用
30/09/2022 06:27
留名:-(lmfn
溫酒煮華雄22
引用
30/09/2022 06:38
留名跟進
知世郎
引用
30/09/2022 06:42
依間嘢都幾鬼馬,不過依家市道咁差,一樓一都玩gimmick都算係自我增值嘅。係我諗緊佢仲要扮護士扮到幾時嘅時候,佢突然彈咗句:「識唔識灌腸?」

「吓?依啲嘢你自己嚟啦…」

「我係問你自己有無灌過腸?識唔識?」MK妹忽然一面正認真咁望住我講,攪到我打咗個凸。

「無…無喎……做咩要灌腸?」

「除褲!」佢企起身用命令嘅口吻講,係我仲未反應過嚟嘅時間,佢已經係後邊床下底拖咗件嘢出嚟,唔使幾個動作就張件嘢升高,原來係張類似睇牙醫嘅櫈咁。佢再講:「爽手啲。」

「……」我一時無言以對。

「你係未想醫㗎?」MK妹拍一拍張櫈講:「使唔使姐姐幫你除。」

「幫客除褲唔係你應該做㗎咩?」我本來想咁講,但見佢不怒而威嘅眼神我竟然唔敢駁嘴,只係講:「可唔可以山燈先。」

「唉…咁大個人仲怕醜。」佢雖然係咁講,但係都山咗燈。由於房同廳(我諗出面都算係廳嘅)之間嘅間隔唔係到頂,所以雖然係山咗燈都見到佢係床邊拉出個吊鹽水用嘅𣕧出嚟。

「其實……做乜要灌腸?」我一邊除褲一邊問。

「依個係初步醫療階段,我見你病情應該唔算嚴重,依個方法適合你。」佢拍一拍張牙醫櫈再講:「唔使擔心,估計你嘅case有80%可以醫好。」

聽佢充滿信心咁講,我都好配咁咁乖乖地坐咗上去。係佢嘅操作之下,牙醫櫈下半部慢慢升起,之後仲兩邊分開。當我開始相信依間真係正正經經嘅醫務所時,突然諗起就問:「醫生呢?」

「我就係。」

「咁托也…噢!」我都未問完,屎眼就傳嚟一陣刺激。

「都係我。」
知世郎
引用
30/09/2022 08:11
密sir#adore#

https://upload.hkgolden.media/comment/3ct105f1.syqmkwv1ccn.txvofdns5w5.4a1.png
知世郎
引用
01/10/2022 10:59
留名

#good#fj
永遠的蘇狄雄
引用
01/10/2022 11:05
#adore# #adore# 密老師早安
知世郎
引用
01/10/2022 11:24
多謝各位Lm,請同時正評:)
知世郎
引用
01/10/2022 11:41
gchi老師

多謝大哥支持#adore#
知世郎
引用
01/10/2022 12:16
唔知佢係咪覺得我多嘢問阻住佢做嘢嫌我煩,本來慢慢流入嚟嘅液體突然加快速度。如何夾硬要形容嘅話,開始時嘅短暫溫柔就好似小橋流水,但忽然間畫風一轉變化為萬馬奔騰,攪到我不能自己咁「啊~!」咗一聲。

嗰一吓好似係由丹田從下而上咁衝破喉嚨發出,當我想忍住嘅時候已經變成底聲呻吟。同一時間「MK妹、托也哥、陽痿、除褲、灌腸……」一切一切本來同我生命無關嘅人同事不分先後咁衝擊我空虛嘅腦袋。

所有嘢都好似毫無關聯,但又巧合咁同一時間出現。我敢講,此刻腦海中嘅混亂絕不下宇宙洪荒。但唔使一陣,腦海中嘅混亂就比腸肚中嘅攪動取代。依個Moment,我先feel到本身嘅肚腩大到好似人地有咗咁,而我被牙醫櫈拉開嘅雙腿之間,係冷漠無情嘅MK妹護士。

明明係一個大男人,講年紀嘅話可以做佢老豆,但依家嘅我卻係比一個小妹妹玩弄緊菊花。唔知係未錯覺,就算係微弱燈光加上背光嘅情況下,都硬係好似見到佢因嘲諷而翹起嘅嘴角。

面對如此羞辱,屁眼不自覺猛烈緊縮,直腸係收縮之下更加清楚感受到異物入侵。用咗差唔多四十年嘅直腸,從來都只係往外排出,但此時此刻卻比一個小妹妹肆意玩弄,真係無地自容。

「唔錯喎,都好硬。」聽到佢嘅讚美,我先知原來已經硬到飛起[bomb]fj
前往 電腦版網頁
© 2022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and Condition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