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寶貝]活下去,那就打倒李貝留斯吧(重製版)2 - 香港高登
[登入]
皇家蘇施黃
引用
13/09/2022 23:20
一個是為大家熟識,卻又陌生的世界。
擁有力量才有資格生存的殘酷世界。
想回到現實嗎?那就打倒李貝留斯吧...?

https://upload.cc/i1/2022/06/06/0qWFpg.jpg

#good2#
#bad#
皇家蘇施黃
引用
13/09/2022 23:21
前文回顧
[魔力寶貝]活下去,那就打倒李貝留斯吧(重製版)
https://forum.hkgolden.com/thread/7571283/page/1
皇家蘇施黃
引用
14/09/2022 00:44
第十四章 自由時間


「乾杯!!!!」酒吧裡傳出熱情高漲的歡呼聲

陸言作為今天的領隊,理所當然的在酒吧之中跟大伙兒應酬著,而我,小和尚,莉莉以及天浩這四個不喝酒的乖孩子便坐在外面的草坪上吹著海風看星星

,當然這個好地方不止我們幾人,大多數吃飽了沒事幹的人都在這裡休息著,攤在草坪上仰頭感嘆著這滿天的繁星,還有那條肉眼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的銀河

「哇~靚到好似發夢咁!」莉莉向天空伸盡了手

「夢之魔力丫嘛」我也學她一樣向天空伸開了手掌,星光在指縫間流過,在沒有城市的光污染下,漫天繁星清晰可見,一點一點地閃爍著,是我一輩子以來看過最多星星的一晚

「但係呢個夢唔知幾時會發完呢,我覺得我會好鐘意呢度!」天浩看來還不懂得生命的可貴,下一次我要把他拖進陸言的計劃裡頭,讓他好好體會一下這個世界的惡意

「初生之犢不畏虎,天浩施主比外表睇起上黎更加勇敢,願上天保佑各位施主可以逢凶化吉,阿彌陀佛」小和尚閉著眼抬頭默念

「當然!係呢度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出頭做英雄,我先唔想番去現實世界,番去學校呢D咁無聊既地方」

「但係天浩施主,你家人,朋友都會擔心你,係呢個世界,每個人都係孤苦伶仃」

「其實...我咁大個女都係第一次離開屋企咁耐...我...好掛住屋企人...」莉莉說著說著,感覺她聲線開始有點哽咽

聽到莉莉的輕聲啜泣,當下眾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默默無語地看著她

我們每個人都不是了無牽掛的進入了這個世界,只是一直以來各種各樣突發的事物使我們暫時忘記了以往的身份,可是一旦靜了下來,也難免會想起自己的牽掛

「人係要離家出走過先會成長,呢D係青春既痕跡黎」我摸了摸她的頭安撫著她

「乜呀蘇你...有離家出走過咩...?」莉莉拭去了淚水,用紅腫的雙眼看著我說

「冇,我係乖寶寶黎」

「你都唔似掛住屋企人既!邊度乖喎」莉莉噗嗤一聲笑著說

「呀蘇哥哥你冇女朋友架咩?」天浩這個臭小子看來真的欠揍

「哈!」我冷笑一聲說

「冇...」
皇家蘇施黃
引用
14/09/2022 00:46
新的一天來臨,廚師們的就職任務亦在昨夜完成了,不打算留下來的人也在昨夜傳送離去了,仍然留下來的人,除了獵人的隊伍需要繼續任務之外,無非就是為了留在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賺錢以及鍛鍊

在準備出發之前,陸言在村長家前的空地再次集合起隊伍來,這一次經點算過後,大概就只剩下二百多人,當中有接近一半是戰鬥力低下的獵人小隊

經商討過後,護衛隊伍同意繼續為今日的任務進行護衛,只是有兩個條件,其一是掉落的魔石歸他們所有;其二是護衛的範圍只護送到黃蜂區域的分叉路口,往後的大半路程就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這兩個條件在我看來相當合理,陸言也當然就瞬間答應下來,於是乎隊伍再次結成,浩浩蕩蕩的往村外的森林進發了

而我當然,是沒有參與到護衛的隊伍之中去,因為在那種隊伍裡我跟本賺不到一分一毫!

這裡可是有著價值48G魔石的區域啊!收入比起法蘭城周邊的區域高出四倍!在這裡獲得一顆魔石可以省下四倍的時間!我怎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呢!既然陸言也默許了我的行動(他沒有強逼我參與了護衛行動之中就是最好的證明),那我一定要趁著他們獵鹿皮的時間瘋狂的賺錢!

Make My Wallet Great Again!

「呀蘇你笑得好蠱惑呀,你諗緊d咩衰野呀?」莉莉從背後繞到我面前來

「咦!?乜你唔係番左法蘭城咩?我仲以為你尋晚番左去添」這個世界沒有了方便聯絡的道具,對於現代人來說十分要命

「我先唔會自己番去,自己一個人搵唔番你地咁點算喎!」

「你呢種女仔就好似漆黑中既螢火蟲一樣,咁鮮明咁出眾,你搵唔到我地,我地都會搵到你啦!」

「唔準拉開話題!」

「我去賺錢搵食呀,再唔賺錢真係要餓死街頭」

「我又跟埋去~」

「唔得...我...」黃蜂的威脅深深的烙印在我腦海之中,這已經不可能是空口說白話的程度了,要是在野外遇上了黃蜂,以我現在的實力絕不可能與它一戰,更可況還是要在保護莉莉的情況下戰鬥,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我.要.跟.埋.去!」莉莉鼓起腮子,到了這個份上也不容得我拒絕了

細心一想,或許我們幾個人已經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最能讓她安心依靠的人了,作為一個有品行成熟有負擔的紳士,這點責任也應該是承擔的
皇家蘇施黃
引用
14/09/2022 00:50
(哈阿...)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把目標從樹精轉換成較弱的盜賊,現在只祈求上天有好生之德,能讓我得到價值最高的錐形水晶,不然的話真的要虧大本了...

(我記得村口附近好似得D盜賊...應該冇問題)

我手握唯一的武器回力標,從村口離開,慢慢走進樹林群中,在差不多遠離了村子有一公里左右的距離後,附近終於傳來急躁的腳步聲

我示意莉莉壓低身子保持安靜,在草叢的遮掩下我探頭窺視,有一隻盜賊的身影出現了,身高大概約有一點五米,身材瘦削但感覺相當結實,頭綁著白布條,手持雙面斧,身穿紅白色的衣著,完全沒有保護色的概念出現在樹林裡

正當我考量著該如何發起偷襲之際,我一個不注意與它四目交投,頃刻之間就讓它察覺到我的存在!

「交出你身上既財物!」盜賊架起了斧頭向我奔來

「嗄!?識講野!?」

(人型系...識講野...?)

「廢話少講!」盜賊已經衝到我的面前來,為了不讓莉莉受到牽連,我大步向前跳出迎戰

「屌你老尾!個個都搶我野!」

我閃身避開了盜賊的砍擊,斧頭始終是斧頭,缺點是速度太笨重太慢,在他起手的一刻我已經反應過來

「嘿呀!」我在近距離向盜賊的臉門擲出回力標,這發投擲完全命中

卻沒想到這一記投擲竟然一擊斃命,盜賊的身影開始化成光點,回力標的威力比想像中還要高,若果能運用得得心應手,絕對能出奇不意的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隨著盜賊的身影完全消失,它存在的痕跡變為了一粒黃色的魔石

現在我只有兩粒魔石,根本就不夠我應付衣食住行的開銷,更莫說是要進一步的購買冒險裝備及學習技能

(唉...鬼叫我窮...繼續打啦...)

如是者,我在附近繼續徘徊,而莉莉就像一隻小狗一樣尾隨著我,不時提醒我在森林裡的動靜

越是深入,在林中徘徊的盜賊越多,而且更有聯群結黨的情況出現,但在我的大殺招之下都被我以守為攻,輕鬆打倒,畢竟始終是沒智慧的魔物,接二連三被相同套路打倒亦沒為意

這次遇上了四隻盜賊,看來不怎麼好對付,但經過一輪的戰鬥,我也開始掌握回力標的用法,而且我的禁招也能封印他們的行動,再怎麼危險也可以立即逃跑

我蹲下身子繞到它們的正面,然後自草叢中跳出,就在中距離用回力標放倒了一隻盜賊,另外三隻盜賊注意到襲擊便立即向我展開包圍

「交出你身上既財物!」

「哼!黎黎去去都淨係識講呢句!搶到我比個錢你買紅棗呀!」

盜賊氣紅了眼,二不話說向我衝來

衝動是魔鬼,這句說話還有真道理,我正正需它們向我揮砍,從而露出破綻

「搶野丫啦!死啦!」

「死啦!沙暴送葬!」

「去見如來佛啦!」

餘下的三隻盜賊都在我的發洩中化為幻影,戰鬥結束,我的心情就像清通多日便祕般暢快

話雖如此,獨力挑戰四隻盜賊心理也是相當大壓力,調整好呼吸後,確認到沒有其他的魔物會襲擊過來,我便收拾在地上的戰利品
皇家蘇施黃
引用
14/09/2022 00:52
盜賊的數目還未見過多於四隻,似乎跟遊戲之中的情況有點相似,但也不能確保會不會有變數,若果再遇上四隻或是更多的話,以我現在的體力應該沒那麼輕鬆了...

(執埋D野番去啦,都差唔多啦)

「呀蘇!你睇下!」這時,莉莉發現地上有一條奇怪的吊墜首飾,我心裡一驚,拿起來看,形狀與記憶中的樣子完全吻合

「錐形水晶!今次發啦屌!」

「嘻嘻~仲唔多謝我~?」

「...今晚請你食飯啦!」

收獲尚算豐富,魔石8粒,錐形水晶一粒

(買裝備!學技能!學咩好呢??)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回到村子,好久沒有感受到成功的滋味,回程的路上還被莉莉笑著我樂呵呵的傻臉

回到村子裡,正好碰上陸言他們的歸來,隊伍裡頭有一個壯漢單肩托著一隻顏色奇異的鹿,看來他們的任務也順利完成了,只差最後的就職便可以返回法蘭城,在這段小休之間,我跟莉莉這兩個閒人只好在村內亂逛,參觀一下

我發現在水井的旁邊,有幾個人正圍在一起

「哈哈哈...等我又寫先,我..D..肌肉...簡...直...原...美,哈!」

「屌你字都寫錯!係『完』呀!」

「到我啦!要不是四眼首領,你們早就完蛋了!」

(陸言條友越黎越德高望重...我遲D會唔會比人批鬥架...)

原來是留言版,驟眼看去,盡是粗言穢語,在沒有聯絡工具的這個世界,留言版對我們進行情報交流相當重要,但可惜的是受著玩家的質素影響,這塊版恐怕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了

離開了留言版,在村子裡無聊地逛了一圈,最後來到醫院,天浩跟小和尚就在門口等候著,看來陸言正在裡頭進行治療

這時,碰巧陸言出來了,不知為何他的手中還多了一卷羊皮紙

「咩黎架?」

「尋找雷茲...一個幾乎冇人留意既任務黎」

「雷茲?英雄聯盟?乜有個咁既任務架咩?」我明顯是想錯方向了

「呢個任務會送一把弓,係一把好初期既武器,只要去到亞留特村搵到雷茲,佢就會比把打獵弓你,一把免費既武器總好過要去偷去搶,反正遲早都要去到亞留特村,所以我就應承左」

一提起「搶劫」,我心裡泛起一種心酸的感覺

「登登!你地睇下!」我展示手中的錐形水晶,像暴發戶一樣笑著說「我依家唔洗搶啦!買起佢間鋪都仲得!」

「呵...錐形水晶...」陸言一副蔑視的眼神,好像在說著「死好命的傢伙」似的

「很想要吧~~全靠我集天地之氣運先打到番黎,老子我既幸運番黎啦~由今日起以呢條水晶作證,我會風生水起!」

「咁打到『魔族的水晶』既話叫咩?」

「超級幸運!」我心情極好,不與陸言計較

「我其實都打到兩條」天浩展示出手中的戰利品

錐形水晶...

「呵...你都幾『好運』喎...」陸言特意加重語氣,斜看著我

「呀蘇你唔好好似小朋友咁係度爭啦~團隊好咪姐係大家好~」

「點解淨係話我一個!」
劫火
引用
14/09/2022 07:01
:O
新注冊用戶
引用
14/09/2022 21:28
國王士兵:施主,請問你有聽過大宇滿額送嗎?
偷龜狂
引用
16/09/2022 20:58
留名#hoho#
新注冊用戶
引用
21/09/2022 11:37
唔寫既?
行過龍比黃蜂拮死左? O:-)dw
歡樂英雄
引用
21/09/2022 21:27
新post留名:)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12
第十五章 回程之路


隨著獵人們的就職任務完成,這一刻我們特意前來伊爾村的行動就徹底完成了

「好啦各位,留得低係度既人都係打算徒步番去,既然係咁我地加快腳步番去法蘭城啦,一路上請盡可能避免戰鬥,因為預計過橋之後都已經係接近黃昏,我地將會有一段路程摸黑前進,好彩既係法蘭城週邊既魔物都係好弱,時候都唔早,起行啦!」

「好!」完成任務,眾人臉上都充斥著滿足的喜悅,當回到法蘭城之後,他們在這個世界的故事亦會正式開始

七百多人的隊伍,現在只剩下不到二百人,在準備好夜間遠行的火把後就離開了伊爾村,望著倒帶般的風景快步沿路回返

回程的路上算是先苦後甜,只要在日落之前越過了橋回到河的另一邊,那就不用擔心發生什麼大意外了,可惜魔物依舊是無情的,尤其在部份護衛隊伍脫離後,樹精與黃蜂攔路襲擊我們的次數又比昨天的要多,導致我們行進的速度不斷的被拖延下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高掛的太陽亦已經慢慢下山,四周的視野隨之變得昏暗起來

「我地要加快腳步...!弓箭手殿後!至少要係天黑之前到達橋!」一向冷靜的陸言此時亦不由得急躁起來

「莉莉你記得跟實我!」

「1!2!1!2!」眾人由快步變成急步,由隊伍前方帶著節奏同步前行,且戰且退

「嗚呀!」隊伍後方傳出慘叫的聲音,看來在混亂之中有人受襲受傷了

位於隊伍後方的人不得不緩下來處理煩人的魔物,位於隊頭的我們亦不可能拋棄他們,太陽繼續下山,時間一分一秒的流走

一隻黃蜂從樹影之中向我急速飛來,可惜我已經一直全神貫注的戒備著,反手就是一個揮擊便正中紅心,黃蜂默默地化為泡影,然而不到數秒後又有一隻樹精不知死活的向著我跑過來

(沒完沒了!)

「叮」一道冰柱在樹精的正下方凝結而起,把它的根冰封住,封鎖了它的行動

「大家走啦!太陽落山啦!」是陸言,看來他也知道這是場沒完沒了的戰鬥,只要一直繼續戰鬥就會不斷引來其他的魔物,比起花時間解決它們,逃出這個區域才是最優先的選擇

「走———」

「吽吽吽吽吽吽吽!!!!!!!」

一道低沉的咆哮忽然從遠方的山中傳出,雄厚的咆哮聲在山脈之間不斷回響,突如其來的吼聲嚇得眾人像瘋了一樣加快腳步向前跑

「走呀屌你老母!!!」

「呀呀呀呀!!!!」

昏暗的環境似乎讓他們想起了試煉者洞窟的黑暗,被魔物追趕,再加上不明來歷的咆哮,巨大的壓力驅使著眾人拼盡全身氣力地跑

「各位唔好走散呀!莉莉捉實我!」眼見隊伍後方的人已經不顧一切的往前衝,我也沒有能耐再守住隊形,只好一把拉著莉莉的手,盡快往前走

「見到橋啦!」前方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
新注冊用戶
引用
21/09/2022 23:23
七百幾人去強姦熊佬都得啦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28
「吁...吁...吁...」

一口氣越過橋後,眾人亦不敢留在橋的附近休息,在多跑了一段路才停下來,生怕樹精們會窮追不捨越橋而來

日光已經完全消失,在點起火把確保了周圍的安全後,眾人才鬆一口氣,紛紛癱倒在地上休息

「...頭先果個咆哮係牛鬼?」

「...」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在脫離危機之後,大家此刻都不想再去思考這種事情,只想好好的看著天空放鬆一直繃緊的神經

夜幕降臨,令人驚嘆的夜空再次活現於眼前

真的很漂亮...無盡的夜空彷彿要把人的靈魂都吸進去,繁星之下,不禁令人感覺到自己真的很渺小...

享受了短暫的寧靜過後,比起逗留在野外,還是回到城中休息更令人安心,所以我們便再度上路,沿途上的魔物對於經歷過黃蜂洗禮的我們都已經是不足為患的存在,只是單純送上門的財富罷了

依靠著天上微弱的星光及月光指路,我們終於有驚無險地回到法蘭城了

終於...可以休息了...

我們是最後回來的隊伍,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回來後第一件事當然是把身上的魔石賣掉,算上錐形水晶,這敞旅程總共得到了近400G,雖然說不上豐收,但也總被沒有要好! 

「你地今次賣到幾多錢呀?我得四百到咋」 

「我差唔多有800G!個錐形水晶好值錢呀!今次可以比我學好多技啦!」天浩興奮得雙眼發光  

「七百幾,魔物既實力同收入既性價比唔錯,呢個地點將會非常熱鬧」陸言對這個收入沒有微言 

「小僧既收入係12G」 

(大師你咁樣點生存落去呀...) 

「0G~!嘻嘻~我既生活費就靠你地啦~」莉莉天真爛漫地笑著,好像在這個結算中成為了比賽的大嬴家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34
第十六章 雛型


「大師,今晚我請你食飯啦,多謝你出手相救」

「咁我呢~?」莉莉一臉可憐的看著我,嘟起小嘴不斷向我拋眉弄眼

「請啦請啦...」

「呀蘇哥哥我又要~」天浩踴躍的舉直了手叫道

「多謝」陸言毫不客氣的說

「你地仲有面係乞兒兜度搶飯食......」

晚飯過後,我只餘下三百多G...所幸的是這個世界的食品並不昂貴,至少在吃的方面不用擔心,對於我這個「垃圾口」而言簡直是恩惠,我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可以了

完成簡單的檢查及治療後,最後在常例的時間回到來冒險者旅館之中,一眾玩家早已經在這裡集合,各自分享著這兩天的經歷

陸言一踏進門後,他的登場就像聖經故事中摩西分開紅海一樣,眾人自動自覺把路讓給了他,他也不客氣,自故自地走到人群的前方,跟隨在他身後的我們,亦同樣受到敬仰的目光,不過更多的視線卻是集中在莉莉身上,而我則成為了他們閒言閒語的對象

「好多謝呢兩日大家為我地既社會體系出心出力,請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銅礦同鹿皮已經準備好,聽日既任務,就係獲得裝備製造推薦信,並且護送最後既生產系玩家去到聖拉魯卡村,歡迎各位自願者加入,沿途打魔石」

(又係用錢黎吸引人...)

「社會既雛型已經慢慢出現,以後既時間大家可以各自發展,你地既性命就掌握係自己手中,希望大家都可以為住我地既最終任務-打低李貝留斯而努力!」

接下來就是交流情報的時間,「黃蜂」這魔物的實力被眾人深深地記住了,其敏捷性絕對是戰斧鬥士們的惡夢,而且在最後聽到的咆哮聲,似乎可以肯定是實力更加強橫的「牛鬼」

(睇黎大家第一個目標...應該係牛鬼...)

而據說大地鼠這種會魔法的魔物,也做就了不少麻煩,魔法難以迴避之餘,詠唱的時間亦很短,幸好牠們自身實力不強,而且使用魔法時亦會出現詠唱的硬值,雖然不是強敵,但眾人也對會魔法的魔物有了新的認知

至於深入洞穴中的殭屍,幸好同行的勇敢戰士戰力十足,把這個極度真實的遊戲世界當作虛擬現實遊戲來進行極度逼真的「打殭屍遊戲」,以刺激抑壓著驚慄,只是嚇怕了跟隨的醫生們

會議結束後,這天的行程真的完結了,冒險者旅館已經坐無虛席,本來一直休息的位置已經被霸佔了,撇開有特別優待的莉莉,現在我們四人必須要找一個新的落腳點
新注冊用戶
引用
21/09/2022 23:35
未聽過牛鬼吽吽吽咁叫:)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35
「不如我地夾份租屋住啦?」天浩詢問著我們的意見

「頭先會議之後我問過其他玩家,最平既國民屋價錢係1000G租十四日,比遊戲既價錢貴左一倍,呢種不必要既惡意九成九係GM既意思」陸言也罕有地嘆了口氣

「再屈就多兩三晚啦,如果依家拎哂D錢去租屋,學唔到技能打唔到魔石,只會陷入貧者越貧既無限輪迴入面」這種道理我可是刻骨銘心的

「咁仲有邊度仲有好似冒險者旅館既地方住呀?」天浩不放棄的環視著四周,可惜根本不會有空的位置讓我們好好休息

「旅館...」我靈光一觸,記得法蘭城的確還有一座旅館

「...鬧鬼的旅館」陸言明顯知道我在打什麼注意

「你都會驚呢D野架咩?我地有大師係身邊加持,佢佛法無邊,咩遊魂野鬼都唔敢過黎啦!」

「吓!?要去鬼屋!?」本來睡眼惺忪的天浩嚇得雙眼暴睜

「阿彌陀佛,小僧道行尚淺,未曾超渡過鬼魂...」

「窮撚惡過鬼呀!行啦!」

當晚,本該在寒氣陰森的驚恐之中過夜的我們,卻因為一整天的勞碌,在躺下來的一瞬間就呼呼大鼾的入睡去了...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40
新的一天來臨,要完成的事情仍然堆得像山一樣高

回到冒險者旅館集合後,陸言要帶領製造系到聖拉魯卡村去就職,順道經過魔女之家再學習其餘的魔法,所以這兩天應該也不會見到他了

(我做咩要靠佢?我仲有好多野要做!我職都未就喎!)

對,這兩天為了幫助莉莉就職,把自己的事情全部都推後了,買裝備,收集頭盔,就職,學技能...要做的事可多了呢...

但...我是裝備店的敵人阿...

「喂,你地陣間有冇野做呀...?」

「我同陸言哥陣間會一齊去聖拉魯卡村,我要試驗下新學既『乾坤一擲』!順便再賺多D錢!」看來這兩天也見不到天浩了

「莉莉同大師呢?」

「我等緊你D綠頭盔呀~你陣間去打哥布林頭盔果陣打多幾個比我喎,我要黎換麵包材料卷架!最多免費請你食個啦!」莉莉捉住我的手臂搖晃著

「點解我好似冇得簡唔好既...」

「我記得某個人講過『一飯之恩,無以為報』架喎!」莉莉鼓起了腮子

我完敗了...我注定一生都是她的下僕...

「小僧冇特別事要做」

於是我拜託同樣是沒有地方要去的小和尚替我去買一把最便宜的國民劍,而我則去尋找武器修理工修理莉莉交給我的回力標

現時的東醫大街終於開始重現著惜日的光輝,有封印師玩家已經捕捉了大量的哥布林回來販賣,鑑定區及維修區亦已經有商戶陸續啟業,雖然各處都只擺著簡單的地攤,但這種熙來攘往的感覺卻是令我最為感動,相信大概再過一星期左右的時間,這條歷史悠久的「東醫大街」將會完全復活過來

我來到位於冒險者旅館旁的裝備修理區的位置,這裡已經有好幾個地攤在營業著,暫時還不知道那一檔的工藝最好,所以就隨便的選了一檔沒有其他客人在光顧的,這樣也正好可以讓我殺價

「歡迎光臨」店主似乎剛剛營業,正在把背包裡的工具一一取出放在地攤上

「一把回力標」我把破爛的回力標遞給了他

「喂平D得唔得呀師傅,話哂都幫你地就職,收平D啦」其實我根本沒有幫助過他

「係囉係囉!收平D啦!」莉莉站在我旁邊跟我一唱一和的嚷著

「唉,大哥,生活艱難呀,收你10...咦...係你?」店主與我四目交投,他的面孔與我記憶中的某個人契合起來

「你...」我皺起眉頭,這個人便是當初與我在靈堂裡一起被選為了死士,後來卻成為了人們口中傳頌的「八騎士」的其中一人,但是我已經忘記了他的名字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43
「我係李修歧呀,或者你依家叫我做『修理岐』都得」李修歧就像遇見了故人一樣熱情的笑著,明明我跟他就只當了那麼的一次的隊友,不過現在看來,那一次的戰鬥對他來說是在這個世界裡最初也是最後的戰鬥了

「並唔係每一個人都可以好似陳漢銘佢地咁適合戰鬥既,就算比人稱呼做『八騎士』都好,唔適合自己做既事仲要勉強去做只會有反效果,揚長抑短先係生存之道」短短幾句之間,李修岐已經把削得圓滑的回力標交回給我

「番去現實世界既任務就靠你地啦,加油啦八騎士」李修歧向我攤開了手掌

「我叫...蘇施黃」我把10G交到他手中

點算著口袋,裡頭只餘下一百多G了...

與修理歧告別後,我們回到冒險者旅館前與小和尚匯合,我接下一把全新的國民劍,感覺十分的普通,好像根本不是為上陣殺敵而生,只是單純的防衛護身武器一樣,但...唉,總比沒有武器來的好,畢竟一直用回力標埋身肉搏也不是辦法

「跟住落黎我要去打哥布林收集頭盔,你地呢?陪我一齊去?」

「小僧不做殺生之事,不過小僧都想外出郊遊,靜靜地享受天人合一既感覺」

「好呀!今日天氣咁好,我都想帶小蝙蝠出去玩,有你地保護我就冇問題啦~」

「咁...好啦,比番把回力標你旁身啦」我把剛維修好的回力標奉上

「你幫我保管住啦,陣間廢是你有籍口唔保護我!哼~」

(我到底係為咩要叫埋佢地...)

於是,一行三人從最近的法蘭城的東門離開,再次進入到芙蕾雅島的大地上

從東門往外走的玩家亦不少數,不過現在這個時間點的他們根本不會選擇在接近城門的位置鍛鍊,絕大部分都是往樹林深處去尋找人跡罕至以及實力稍高的魔物為目標,托這樣的福,我才可以輕鬆的在城門不遠處來狩獵哥布林

「就呢度啦」我指著一處視野開明的空地,小和尚選擇在附近的一棵樹下打坐,我叫他把使魔召喚出來保護好自己,而莉莉則召喚出小蝙蝠來,就像放養寵物一樣任由牠在空中飛舞

在安置好他們後,我拔出背後的國民劍走進另一邊的樹林裡,此時此刻,腦海中的既視感浮現,令我想起當時全副武裝的情境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48
(都唔知點解釋好...呀!將個罪名推哂落條女度咪得囉!我話係佢威脅我咁做!哈!我真有計!)

想著想著,數隻哥布林出現於我眼前

「搵都唔洗搵呀!出黎受死啦!」

一劍斬去,哥布林頓時化為泡影,經歷過數場大戰,現在這種哥布林根本對我不成威脅

(屌,連個頭盔都冇埋,係咪要扯個頭盔落黎先...?方法...)

我心中不禁幻想起把哥布林斬首,再取下頭盔的動作,不過好像太過血腥了吧...雖然魔物是沒有血的,但看到這種人型系的生物身首異處也挺嚇人的

還是用溫和一點的方法吧,要是我能接受把人斬首,那我還真是心理變態了...

剩下兩隻哥布林,我等待牠們的襲擊,好讓我能趁著空隙取下頭盔

哥布林也不遲疑,看著我原地站立毫無動靜,便立即採取進攻

太慢了,經過與黃蜂的戰鬥,我感覺哥布林真的毫無威脅,質素相差太多了

我巧妙地避開了哥布林的斬擊,順勢按著它的頭向下一壓,把牠壓倒在地,然後用力一抽,就把綠色的頭盔強行取了出來

失去頭盔的哥布林慌張地不斷摸著原本應該是存在的頭盔的位置,看來像是失去了非常寶貴的東西一樣,趁著它慌寸大亂之際我一劍刺下,哥布林的身影慢慢消失,但我手中的綠頭盔仍在,太好了

最後一隻哥布林,看見我這樣的劫殺行為後異常憤怒,聲嘶力竭地大叫「嘰哩咕嚕!嘰哩咕嚕!!」然後,伴隨著它的呼嚎,一大群哥布林就出現了...當然,其中也有紅帽哥布林的身影!

「啱哂啦!得來全不費功夫!我要打十個!!!」我向哥布林群舉起手中的綠頭盔

「嘿!一個!」我把剛得手的綠頭盔往後拋

哥布林群像瘋了一樣不斷向我衝來,連環的進攻使我沒有太多機會收集頭盔

「兩個,三個! 」不過哥布林始終是哥布林,在我斬殺掉一半的數量後,情況開始對我有利,我雙手一吸,又抽起兩個綠頭盔

把一群而來的哥布林斬殺,把單獨的進行搶劫,不知不覺地,頭盔開始堆積成山

「嘰丫!」兩頭紅帽哥布林像是看不下去,一起加入戰場之中,同時向我發起進攻

我看準機會,側身閃避,斧鋒在我鼻尖落下,這刻兩頭紅帽哥布林背後不設防,我兩手恍如雙龍出海,緊緊抓著兩角一拉,兩頭紅帽哥布林失去平衡,跌個四腳朝天

我把一頂紅頭盔戴在頭上,一手轉弄著另一頂紅頭盔,以勝利者的目光俯視它們

它們似乎不能相信頭盔竟然輕易被奪,連武器也棄掉向我撲來,卻被我輕輕的一劍揮過,了結性命

餘下的少量哥布林眼見首領被我虐殺,便落慌而逃,令戰鬥劃上句號

「呼~」我點算著地上的綠頭盔,這裡至少也有十來頂,而現在我由於有紅頭盔作證,所以這堆綠頭盔對我來說已經毫無用處,可以全都送給莉莉了

收拾好魔石後,我抱著一堆綠頭盔回到樹林外,小和尚仍然安靜的在打坐,莉莉則在搓壓著小蝙蝠,彷彿剛才森林裡的戰鬥是存在於另一個世界般

(兩個優哉游哉既人...)

「哇~好多頭盔呀!」莉莉看到我的收穫豐富,雀躍興奮的叫著
皇家蘇施黃
引用
21/09/2022 23:49
「蘇施主,你既眼神充滿住狂熱,小僧感覺到你...有一股戾氣...希望你唔好迷失自我,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彌陀佛... 」小和尚煞有介事的盯著我看

(我?有戾氣?我係個好平凡既人黎咋喎?平時廚房都唔入一下,刀都好少拎起啦...)

「哈...可能係太投入啦」我不以為然

「蘇施主,人同野獸既分別在於人可以克制自己既慾望衝動,希望蘇施主你唔好比殺戮沖昏頭腦,做出無法挽救既事」

「明白架啦大師,多謝你既教誨,不如幫我拎D頭盔先,就黎跌架啦!」

就這樣,我跟小和尚拿著一大堆綠頭盔回到法蘭城,到達位於城東,冒險者旅館附近的拿潘食品店,成功跟裡面那個光頭小孩換取了十多張麵包材料換領卷

「好野!我終於可以開始整野食啦!」莉莉興奮地說著 「咩話!?要60G換領一份材料!?我冇咁多錢呀...點算呀...呀蘇」莉莉轉過頭來,眼泛淚光

「對唔住呀莉莉施主,小僧都一貧如洗,身上只有3G」

女人的眼淚永遠最強的武器...向小和尚求助無門後,結果我便把剛才的魔石全數送給莉莉...

(算...反正我都有份食,最緊要係頂紅頭盔!一頂交任務,一頂我戴!哈!型到呢~!)

兌換好材料後,我們兩個男丁繼續當苦力,抱著幾袋小麥粉跟鹽巴,剛好莉莉亦要前往里謝里雅堡中的皇宮廚房借用器具,於是我們再度同行

(都唔記得搵邊條友拎信...不過都應該係里謝里雅堡既城堡入面範圍架啦...周圍問下啦)

一路上,我心裡不斷演習如何解釋自己搶劫的行為

(係個女人指使我做架,我冤枉架,我係被逼架!)

加上我的浮誇演技,相信一定平安無事,說不定過了幾天他們已經認不出犯人是我了

我在心中如此堅信著...

「我想拎推...」我隨便找了一個士兵,向他展示手中的紅頭盔

「是搶劫犯!!! 」眼前的士兵突然大叫,更用長槍指向了我!

不消一會,大量士兵趕到現場,我瞬間就被壓制住了...

「唔係我做架!係個女人做架!係佢指使我!佢逼我架!我無辜架!!!」我冤枉地叫著,努力擠出兩滴眼淚來

「又是你這傢伙!早前出言侮辱國王,現在又破壞法紀!你這傢伙絕對是敵國的奸細!」一個看來像是個官階較高的士兵對我說著

「唔係呀...係個女人做架...」

「你毫無証據証明你的無辜!把他押到地牢去,聽候國王發落!」

「咩話??!! 」

我看著小和尚和莉莉驚恐失措的眼神不斷離我而去,直到消失在遠方之中
皇家蘇施黃
引用
04/10/2022 22:41
第十七章 最初的頭目戰


我被押進靈堂下層的地牢裡,放眼過去這裡四處都是各種牆壁剝落,結在牆角的蜘蛛網突顯出這裡有種荒廢的感覺

身上的武器,財物全部都被沒收掉了,唯一慶幸的是能夠換上了一套整齊乾淨的間條條紋的囚犯衣裝...

在這個地下監牢裡,囚犯的數目看來並不多,大多數牢房都是丟空著的,我跟其他囚犯也是一樣被獨立監禁著,在牢房內陪伴著我的,就只有三道沉默的牆壁

「喂...新來的,你是犯了什麼事?」一位蓬頭垢面的男人向我搭話,他是被囚於我對面牢房的中年犯人

「搶劫平民裝備商人...呀唔係!我係冤枉架!」我特意將最後一句大聲嚷出

「哈!有趣的傢伙!看你也不像是會作傷天害理的事,你搶武器是要討伐魔物嗎?」

「嗯...一半係...」

我只是不想被看扁罷了...

「呵...小兄弟,雖然我不知道你另一半的原因,但我可以告訴你,在這個世界裡,不論是城內或是城外,能保護自己的就只有力量了...要是我有力量的話,就不會在這裡被囚禁了十年多...」男人喃喃自道

力量...嗎...?

對於我們玩家而言,獲得力量的方法非常簡單明瞭,以至於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易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但當中又有多少人會運用力量作惡,又有多少人為了得力量而成為惡人呢...

沒有時鐘,也沒有報時,即使向士兵問話也沒有被告知到底還要被困多久,不過我猜搶劫這種罪行大概只會困過三五七天左右,最多也只是一個月而已,或許以陸言的能耐可以再次替我減免刑責,所以在判決下來之前,我只能在這靜候,在這個非常無聊的囚室裡,我甚至開始思考著哲學性問題來渡過時日

(到底宇宙起源係點既呢...?有雞先定有蛋先...?)

(一個人要死左幾耐,掘出黎先算係考古而唔係盜墓呢...?)

(商場門口貼住既「歡迎導盲犬」標誌到底係比邊個睇...?)

單靠一個人來想通這些問題實在太過困難了,連循序漸進地思考也做不到...

(我為住力量而犯罪,但我既力量係用黎保護我身邊既人...咁到底我係屬於善定係惡呢...)

(陸言佢地依家點呢...大師同莉莉應該會去搵佢救我...)

雖然很不願意,但是大概就只有陸言才能把我救出來...
皇家蘇施黃
引用
04/10/2022 22:48
「吃飯了!」

不知不覺,原來已經時值晚上,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牢裡,只能靠著吃飯的時間來確認時間的流動

「感恩吧!這可是宮廷的料理喔!」在士兵端來一份晚餐後,在我對面牢房的男人對我說

我看著眼前這盤所謂的「宮廷料理」,賣相真的相當不討好,給我的第一感覺就像是用各種廚餘東拼西湊成一盤的膳食,這分明就是王室用膳後剩下的「口水尾」,對面的那個男人居然也能夠吃得津津有味,但是在理智與飢餓的掙扎下,肚子最終還是受不了飢餓的煎熬,硬著頭皮吃下去了...

(唉...好寂寞...)


同一時間,聖拉魯卡村


在夜闌人靜的村子裡,一頓急促的腳步聲引起了正在靜休的眾人的注意,有一個少女跌跌碰碰的從村長的家中奔跑出來,匆忙的四周環視著

「陸言哥!你要救呀蘇呀!佢比士兵捉左呀...」莉莉跌跌碰碰的撲到我的懷中,激動得快要哭了出來

「我大概都估到發生咩事」本來還在詫異著的我聽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安撫著情緒激動的莉莉

呀蘇那個蠢材,最終還是逃不過被捕的命運,看來這個國家也是有著一定的規舉及法律,就算是遊戲世界也好,這裡也並不是一個可以任由我們隨意搗弄的地方

「各位唔好意思,出現左緊急情況,我依家必須番去法蘭城先,冇辦法陪大家回程番去」我轉過頭,對身旁的其他人半彎下腰表示歉意

「唔緊要啦,反正都已經成功就職,你有緊要事就走先啦!」

「你都冇欠我地d乜野,係我地欠你至真」

眾人如是說道,才讓我鬆了口氣

在眾人的送別下,我,莉莉及天浩一瞬間就回到城堡的傳送之間,小和尚正在此住守候著我們的歸來

「你地去休息啦,呢件事交比我就得」三人帶著不安的表情半推半就的被我送出了皇宮,我不知道呀蘇的事引起了多大的問題,假如連我也遭受判罪,那至少也不至於讓他們三人也一同受罪
皇家蘇施黃
引用
04/10/2022 23:00
踏上了階梯後,再次經過長長的過道來到宮殿之中

「是你阿...異界來的客人,這麼晚的時間來找我所為何事?」

「國王陛下,懇求你釋放我既同伴,佢係無辜」

「你退下吧!國王陛下連日來已經為最近魔物入侵的事心力交瘁,實在無暇理會那罪犯!」國王身邊的一位大臣搶著回答

「咁如果我話我地知道恐怖旅行團既事,知道關於黑暗醫生公會首領既事呢?」我急中生智,為了能夠跟他們進行談判,必須要說出一些讓他們在意的說話來

我沒想到居然展開了對話,魔物入侵這四隻字看來就是這段交涉的重點,以我記憶之中能夠對應到的情報就非這兩個組織莫屬了,唯今之計只能用這些情報來當籌碼進行交涉

「你...怎會知道這些事情!?」國王對於秘密的泄露顯得十分震驚,看來我的籌碼相當有份量

「我地都係異界人,擁有超乎你地想像既知識同力量,只要陛下能夠網開一面大發慈悲赦免我同伴既罪,我地就可以為國王獻上自己既力量,幫助法蘭城對抗外敵解決問題,對於陛下黎講,絕對係百利而無一害既交易」美其名是一樁交易,說穿了其實這也是我們在這個世界中順道會完成的一些任務罷了

「但...你怎麼能保證你的同伴會幫助我們,為法蘭城效力呢?他可是心懷惡念...犯了罪的罪犯阿」國王瞇起雙眼撫著鬍子在盤算著,在國家的利益當前,一個小小的罪犯實在不算什麼

「我同伴係志願成為士兵,守護家園既人,至於佢既行為...我相信只係一時衝動,佢係想得到保護同伴既力量,所謂保家衛國,冇力量保護同伴,又點樣保護國家呢?」

「但這都是你的片面之詞,你又怎能証明他的決心?除非...他現在就先做出功績來吧!」

(老奸巨滑...想藉此探我地既實力...果然冇咁簡單解決到)

「陛下英明」眾大臣紛紛和應

「我提議去就讓他去掃蕩哥布林的洞窟,最近南邊的哥布林數目忽然大增,更傳出有哥布林的精英在領頭,導致南邊的士兵守衛非常緊張,這次就由你們去把這個隱患解決掉吧,成功的話就赦免你同伴的罪,不然就繼續監禁。這樣可以嗎?國王陛下」一位身穿藍袍,手持法杖的祭司忽然開口說道

「喔~大祭祀布魯梅爾!這個提議好!就這樣決定吧!傳令下去,釋放那囚犯!命他即日起行!」

(布魯梅爾...勾結阿魯巴斯製造魔物兵器散播恐慌,促成召喚開啟者既計劃成功左之後,就開始背棄當初既約定要我地清除魔物,雖然佢唔係我地既敵人,不過為左達成最終目的,佢既手段非常之狠...)

「謝國王陛下」我彎腰敬謝,眼角窺視著布魯梅爾,在他的眼中我們所有玩家都只是他計劃中的棋子罷了,一點多餘的感情都沒有流露出來,我也不打算跟他有什麼交流,反正以後都必定會跟他碰面,說罷我便轉身而去
皇家蘇施黃
引用
04/10/2022 23:06
「要將呀蘇無罪釋放唔係問題,只不過相對地需要我地討伐哥布林槍手作為功績抵過,失敗既話大概都要同佢講再見」

在王宮門外,三人翹首以盼,在看到我出現的瞬間便蜂擁而來向我詢問交涉的結果

「哥布林槍手!?係咪好犀利架!?」天浩似乎沒聽過這號頭目,看樣子相當吃驚,他的反應更是直接讓莉莉的臉色一整個沉下來

「哥布林槍手只係遊戲初期最弱既boss」

三人聽到我的話後,緊皺的眉頭一瞬間就放鬆開來

「——只不過就算係最弱,好歹都叫係boss,到底會有咩預料之外既事發生我都冇辦法預計,只能夠盡人事,聽天命」

實在沒想到在這個世界裡最初的一戰,要挑戰的頭目居然不是牛鬼熊男陰影,而是跟我完全碰不上關係的哥布林槍手,而且這種情況根本沒有藉口去尋找外人的幫助,只能靠著我們四人來完成這個任務...

「聽日就由我,天浩,大師同埋呀蘇四個人去完成任務,因為要掩飾呀蘇既過錯呢個任務唔方便對外公開,所以冇辦法搵其他人幫手;今晚大家先做好準備工作,果個蠢材就罰佢繼續面壁思過,我要去一敞魔女之家,聽朝係度集合啦」

趁著手頭上還有剩餘資金,看來有必要今晚就到魔女之家去再學上另外的三種魔法了,單靠一招水屬性的冰凍魔法絕對不可能順利的完成任務,在任何時候都能以最強效的方式打擊敵人才是魔法師的精髓所在

「我陪你去啦!聽完你咁講我都食唔安坐唔落,我都想加緊鍛鍊自己!確保萬無一失!」天浩一臉嚴肅的說

「嗯...咁大師就有勞你陪住莉莉」我看得出小和尚欲言又止,似乎也打算跟著我們外出,不過也不能就這樣留下莉莉一人獨自胡思亂想,讓他留下安撫莉莉才是最好的選擇

「我地會盡快番黎...」
皇家蘇施黃
引用
04/10/2022 23:13
太無聊了

實在是太無聊了,空閒得讓我都不知道做什麼才好,吃過早飯後的時間,精神相當之飽滿,也不可能再去睡個回籠覺來渡日子

現在我的自由就只存在這牢房內,能做的事非常有限,大都是默默打坐,思考著人生

「喃嘸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模仿著小和尚來誦經「哈~下次就拎呢個IQ題去問大師啦~」

下次...

下次出牢見面時,我可能已經修道升仙了...

明明只是坐了一天的牢,卻感覺得像困了好長的時間...

這時,一名士兵走到我的牢房前,把鎖給解開了

「咁快食午飯啦咩?希望有個橙食消化下啦」

「犯人蘇施黃!國王陛下特赦你的罪名,命令你前往哥布林之巢穴討伐哥布林!立即起行!」士兵拉開門,示意要我離開

「走啦,係咪想留係度過世?」久違了的那個不近人情的聲音再次響起,陸言這傢伙終於來了

「陸施主,貧僧已經厭倦左世俗既爭鬥,只想係呢度悟道成佛,修成正果,阿彌陀佛~」

「唔好意思士兵先生,睇黎我認錯人...」陸言說罷轉身就走

「今日咁高興,講個笑話助慶姐~」我急急忙忙手腳並用地爬出牢房,半推著陸言快步離開

「如果你討伐唔到哥布林槍手,你就準備定係度做個笑話和尚啦」

「哈,笑話,區區一隻哥布林會難到我?如果我打唔贏,我就剃光頭兼寫封和尚就職推薦信自薦呀!」

「聽士兵長講已經有幾位異界人係前日已經接受委託出發左,不過到今日為止都未有討伐哥布林槍手既消息流出,佢地可能已經凶多吉少...所以我覺得你既處境非常危險...你決定唔需要先就職學技能?」

「唔要,唔好再引誘我,你隻魔鬼」我堅決道

在取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後,把殘舊的和尚袈裟再次穿上,我昂首闊步踏出這個地牢
前往 電腦版網頁
© 2022 HKGold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rms and Conditions     [email protected]